收藏本站
收藏 | 投稿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通信权的宪法释义与审查框架——兼与杜强强、王锴、秦小建教授商榷

张翔  
【摘要】:在"法院调取通话记录""交警查手机"等实践争议引导下,学者们借助基本权利限制的"保护范围—限制—限制的合宪性论证"的审查框架,推进了通信权的宪法释义。但将通话记录排除出通信权的保护范围,并不能有效解决实践难题,且因为过早窄化保护范围而会影响基本权利的保护效果。诉诸隐私权或者个人信息权的方案亦难以成立。应认识到《宪法》第40条存在因制宪者预见不足而产生的宪法漏洞。如果将"检查通信"理解为"示例性规定",则《宪法》第40条容有对通信权限制的其他可能性。在"通信内容"和"非内容的通信信息"分层构造下,可以建立起既能回应生活事实和实践争议,又能落实宪法严格保护目标的教义学体系和审查框架。基本权利个论的研究,有助于反思基本权利保护范围的"宽界定"或"窄界定",以及法律保留体系的普适性等基本权利总论问题。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7条
1 柳建龙;;论基本权利竞合[J];法学家;2018年01期
2 郑贤君;;基本权利竞合产生的原因及解决方法[J];中国宪法年刊;2010年00期
3 王锴;;基本权利保护范围的界定[J];法学研究;2020年05期
4 陈征;;论宪法出版自由的保护范围[J];当代法学;2014年04期
5 郑磊;;基本权利依据的选择范围与标准[J];浙江社会科学;2014年12期
6 潘佳玲;;权利冲突与竞合下的公民通讯自由权保护[J];中共南宁市委党校学报;2015年05期
7 韩大元;基本权利的竞合与冲突[J];外国法译评;1996年04期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