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投稿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笑可笑,非常笑

司马玉常  
【摘要】:正 "文革"前夕,还在上海戏剧学院读研的沙叶新,不知天高地厚,或不管天高地厚,写出了"和姚文元商榷"的《审美的鼻子如何伸向德彪西》,触怒左颜,犯了大忌。从此,这鼻子就常易感冒,不得安宁。"文革"中固然鼻运不佳,被批被斗;"文革"后还时不时因"过敏"而喷嚏连连。但他却总是乐呵呵地笑对人生,确有点宠辱不惊、看穿看透的味道,尤其在读他自谦为"丑文选"的散文集《沙叶新谐趣美文》的时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