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投稿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缶庐别存》与梅石写意的人文性——兼论吴昌硕的“道艺”气象暨价值自圆

夏中义  
【摘要】:题画诗历来是中国画的有机构成。吴昌硕题画诗《缶庐别存》(结集)与其画境的"互文性",要比坊间所想象的更有机且幽邃。所以,若不潜心体味其题画诗,不仅无计领悟其"道艺"气象(清末民初的"第一大画家"),甚至连其画面屡屡呈示的标志性特征也无计解读。比如,其笔墨为何一生独钟野梅,而长年冷落牡丹?为何其梅桩菊枝一律像所南画兰,根不沾泥?为何其晚境画牡丹时,非旁置石块不可?为何他要画野葫芦,又以篆意狂草来横扫纠结的藤蔓,让人难辨何谓书法,何谓画意?故真想读懂吴昌硕的经典花卉写意,宜从读《缶庐别存》开始。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夏中义;;《缶庐别存》与梅石写意的人文性——兼论吴昌硕的“道艺”气象暨价值自圆[J];文艺研究;2013年12期
2 ;[J];;年期
3 ;[J];;年期
4 ;[J];;年期
5 ;[J];;年期
6 ;[J];;年期
7 ;[J];;年期
8 ;[J];;年期
9 ;[J];;年期
10 ;[J];;年期
11 ;[J];;年期
12 ;[J];;年期
13 ;[J];;年期
14 ;[J];;年期
15 ;[J];;年期
16 ;[J];;年期
17 ;[J];;年期
18 ;[J];;年期
19 ;[J];;年期
20 ;[J];;年期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