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投稿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贵州独山地区晚泥盆世F-F生物灭绝后的先驱生物及其在生态系统重建过程中的意义

王约  王训练  史晓颖  
【摘要】:生物集群灭绝后,大多数地区变成一个没有或缺乏生态系统的“生态裸地”.研究率先进入这一“生态裸地”的先驱生物和在这一“生态裸区”上早期生态系统的形成过程,对于阐明生物集群灭绝后生物演化非常重要.晚泥盆世弗拉期(Frasnian)-法门期(Famennian)(F-F)之交生物集群灭绝事件后,在贵州独山地区遗迹化石的出现和繁盛明显早于其他生物实体化石.一些构造相对简单、在沉积物表面活动并以食沉积物为主的造迹生物往往率先进入这一集群灭绝后的“生态裸地”,其习性构造经历了由简单到复杂的、从由二维层面到三度空间的开拓和发展,遗迹化石的结构显示出这类造迹生物改造沉积物的能力逐渐增强、分异度逐渐增大的觅食效率提高,逐步建立起一个新的生态系统的基础.这个过程与前寒武纪-寒武纪之交的遗迹化石所显示的演化特征颇为相近.弗拉期-法门期生物灭绝事件之后,独山地区法门期的实体化石因泥盆纪-石炭纪界线之交的又一次灭绝事件只存在复苏阶段,而缺少辐射阶段,但遗迹化石结构和多样化演化的特征显示其经历了复苏期和辐射期两个发展阶段.遗迹化石的演化为其他生物的复苏发挥了必要的生态链铺垫作用.在生物集群灭绝后的“生态裸地”上,随着导致灭绝事件的环境因素逐渐消失,新生态系统的重建经历了“雏形生态系统”和“基础生态系统”两个形成生态链的铺垫阶段后,逐步形成了一个“发达生态系统”.新生态系统的建立为生物群复苏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