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当代文坛》 2018年01期
收藏 | 投稿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从符号学定义艺术:重返功能主义

赵毅衡  
【摘要】:艺术是否可以定义,甚至是否有必要定义,成为近半个世纪以来艺术哲学讨论的中心课题。在这场旷日持久的辩论中,紧接着维特根斯坦式的"艺术不可定义"论,所谓"程序主义"兴起,在当代艺术界影响巨大:丹托-迪基-莱文森的理论,构成了"体制-历史论",艺术的社会文化历史定位,代替了艺术本身的定义。程序主义实际上是放弃了艺术内在定义的追求。本文分析了程序主义的几个内在缺陷,这些缺陷可以导致程序主义的衰亡。然而艺术在当代社会的地位越来越重要,迫使人们重新思考艺术究竟何为。本文主张回到功能主义,但不是回到已经被放弃的几种功能说,而是从符号学出发,建议一种新的艺术"超脱说"定义,把艺术性视为藉形式使接收者从庸常达到超脱的符号文本品格。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韩卉;;功能主义作为指导儿童文学翻译的途径(英文)[J];北方文学(下半月);2011年04期
2 卞建华;崔永禄;;功能主义目的论在中国的引进、应用与研究(1987—2005)[J];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006年05期
3 曾大兴;;论文学景观[J];陕西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02期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戚越;功能主义目的论视域下《蜘蛛的丝》的汉译研究[D];吉林大学;2017年
2 徐晓梅;文学翻译中的功能主义[D];上海海事大学;2004年
3 殷西环;从功能主义目的论视角试析绿原的《浮士德》译本[D];四川外语学院;2011年
4 张蓓;功能主义目的视角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2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